查看: 37|回复: 0

基尔宾尼:我有个唐氏综合症的女儿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1

帖子

4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
发表于 2018-1-23 18: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基尔宾尼未退役前是爱尔兰国脚,110次代表国家队上阵。

基尔宾尼是爱尔兰的退役国脚,司职左翼或左闸,球员年代效力过新特兰、爱华顿、韦根及侯城等英超球队。左脚纯熟,具突破力,勤奋搏命,这是我们球迷熟悉基尔宾尼的一面。在这篇文章,大家将会看到基尔宾尼的另一面。

在2009年的世界盃外围赛,基尔宾尼代表爱尔兰对法国。

故事是在2004年开始,基尔宾尼的女儿艾丝出世,但不幸地,艾丝患上唐氏综合症。「艾丝在星期一的晚上出世,我没有去训练,因为分身不暇。我很激动,很难过。我在星期二将这件事告诉领队莫耶斯,他叫我专心处理女儿的事,想几时回来都可以。这是我尊敬莫耶斯的其中一个原因,在我人生中最困难的阶段,他毫无保留地支持我。」

「我在星期五重回训练场,翌日就要对李斯特城,我没有被列入出赛名单,到之后的一星期,我开始正常地操练。在这件事上,莫耶斯只对我说过安慰的说话,其实如果他觉得有需要,他可以施加压力,但他没有这样做。在我16岁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他知道没有必要为我再增添烦恼,他信任我可以照顾自己。」

基尔宾尼踢过爱华顿及韦根等英超球队。

病人固然辛苦,要抵抗病魔,但病人家属承受的压力可能更大,更需要身边的人体谅。他们既要维持正常的生活,也要抽时间照顾生病的家人,加上亲目挚亲痛苦卧床,甚至面对生离死别,那种压力真的要试过才明白。在不幸中的幸运,爱华顿是一间有人情味的球会,由领队莫耶斯到队友,都十分关心基尔宾尼。

「我难以奢求可以有球会比爱华顿更有人情味。队友卡斯利是我的好朋友,很不幸,他都有个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小朋友。我们关系很好,但当艾丝出世后,我不知怎去面对他,不知应该怎样跟他说话。」

「卡斯利很体贴,他知道我的感受,所以他叫其他队友来帮我。大家都知我情绪低落,有些队友不知怎样跟我说话,因为这个话题的确很沉重,难于启齿。他们就去找卡斯利帮忙,看看如何跟我打开话盒子,而卡斯利告诉他们:『只需要恭喜他,他当爸爸了。』」

卡斯利与他患唐氏综合症的儿子干洛尼。

卡斯利活跃于唐氏综合症的慈善活动。

「奇云甘保、史杜比斯、华亚及邓肯费格逊都是热情友善的人,他们不时关心我,问我的近况。有时我跟别人说:『艾丝今日接受了心脏扫瞄。』对方就不懂回应了;而奇云甘保他们虽然都不太明白,但会追问我:『发生甚么事,说出来吧。』他们令我意识到,身边有人跟我一起战斗。」

球员是一份面对压力的职业,尤其是英超球员,镁光灯是来自全球各地的;但对于艾丝刚出世的基尔宾尼来说,足球场反而是他可以放下压力的地方。「在艾丝出世后18个月,我踢出职业生涯最好的时光。当我回家后,有很多困难的工作等待我处理。」

「艾丝出生后,医生跟我说,她可能永远不懂说话,永远不懂走路。在艾丝出世头一年,医院的检查及治疗一个接一个,甲状腺问题、缺乏铁质、听力障碍、心脏扫瞄……令我们疲于奔命。我们一方面带女儿去看医生,一方面搜集各类有关唐氏综合症的资料。」

「我阅读小册子,我上网,我不断去吸收知识,改变自己一个概念:艾丝不是一个生来就注定有唐氏综合症的小朋友,她是个杰出及优秀的小女孩,但巧合地有唐氏综合症。她现在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享受学校生活。她最近10岁了,时光飞逝,10年就过去了,这是奇妙的10年。」

基尔宾尼以唐氏综合症协会大使的身分接过支票。

基尔宾尼为富咸的唐氏综合症球队颁奖。

「那时候,我想过离开足球,并非我不再喜欢这项运动,而是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去照顾艾丝。现在蓦然回首,或者我以前需要抽更多的时间,去静静地沉思自己的人生。我是个职业球员,大半生都像机械人般过活,训练、吃饭、睡觉、起床,然后星期六去比赛。」

「在女儿出世后,我才意识到球员的心理质素可以很脆弱。在场上,你可以戴著面具般去比赛,但这个只是球员的其中一面,比赛不是球员的整个人生。」

小朋友既可能是维繫婚姻的束缚,也可能是夫妻间感情变淡的元凶。「3年前,我跟太太罗拉分开了。一直以来,我们没有想其他事情,满脑子只是艾丝,我们不断告诉自己,去爱艾丝,艾丝是我们的小朋友。不过,我们夫妻间有很多想法都不同。」

基尔宾尼现已退役,出任电视台及电台的主持,评述球赛,比起球员时代,他有更多时间照顾艾丝。跟大多数香港父母一样,基尔宾尼最关心艾丝的学业。「艾丝现在主流学校读书,跟妹妹伊斯娜同校。伊斯娜细19个月,她可以在学校照顾艾丝。因为艾丝留过一次班,所以两人只差一个年级。但现在,艾丝都将要升上中学。」

身为父亲,基尔宾尼不求女儿入名校,他只想艾丝可以升上主流中学,尽量可以让她如正常人般成长,「我们有打听过私立学校,但除非学生懂得打几个筋斗,否则他们不会收的。我们还会考虑特殊学校,但首选是主流学校。」

「艾丝被诊断有语言障碍,很多谢唐氏综合症协会为我们提供支援。」基尔宾尼积极参与协会的活动,并以个人的名声,帮协会筹款,希望帮到更多唐氏综合症患者。基尔宾尼出自传,所有收益都捐了出去;去年,他参加伦敦马拉松筹款。

基尔宾尼参加马拉松筹款。

作为过来人,基尔宾尼希望其他唐氏综合症病人的家属可以坚强起来,一起加油,「这是我在医院的时候领会到的,我想跟所有唐氏综合症患者的父母说,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要被负面情绪困扰。我的艾丝不是完美,一路走来会有很多问题,但这一切困难都是值得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