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2|回复: 0

创造传奇一刻无你份——一个柔道运动员的战争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1

帖子

4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
发表于 2018-1-23 18:5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义无反顾的,做呢d事,就预左有压力,你唔相信我唔紧要,你十年后睇我啦,我都希望十年后我系一路走来,始终如一。」

这些说话,并不是黄毓民说的,而是出自一位柔道教练黄柱光的口中。

黄柱光,香港柔道学会创办人,八十年代多次入选港队。1984年,汉城奥运,他原本有机会代表香港出战,但代表资格却落在别人的手中。从此,黄柱光便走上这条「义无反顾」的道路。

在香港举办东亚运前夕,黄柱光成立了一个名为「香港体育苦主联盟」的网页,又在facebook设立群组,公佈在东亚运期间举行一系列抗议行动, 包括开幕式、闭幕式、刘翔出战将军澳运动场,以及,当然是柔道比赛当日。为什么会有如此怒火﹖「0 分的人,都可以出战东亚运,我300分的徒弟就没。」黄柱光在说的,是在今年三、六及九月举办的三个香港柔道代表队A级选拔赛,其三个徒弟们均取得佳绩, 黄妻李嫔拿到两金一银,另外两名徒弟萧世婷和Florence各取三金,合共八金一银的成绩,当中不少胜利更是「绝对胜」(即技术击倒)。然而,他的徒弟 就是不能入选东亚运的香港代表队,理由简单不过——选举的封闭、少数人的垄断,典型香港社会的写照。

「柔道体育总会,根本从无公佈遴选香港队成员的淮则。」黄柱光现任教于警察部,其创办的柔道会,一直不能成为柔道总会的成员。柔道总会会长为贝钧 奇,行政主席为黄宝基,据《一週刊》报导,柔道总会的实际运作权,在于三名分别来自中华柔道会、远东及香港柔道馆的副会长,一直对黄柱光抱敌视态度。「找 遍柔道总会的网页,都找不到遴选港队成员的方法。」黄柱光说。他满以为三位徒弟的佳绩,必能代表港队争光,惟代表队名单公佈,就是没有三徒的名字。黄柱光 奔走多方,他向柔道总会诘问,总会叫他去看看网页,他向议员求助,得到的多是闭门羹,他向康文署投诉,康文署就把他的投诉一拖再拖。既然上诉无门,黄柱光 也只好义无反顾。

「就算示威只有我和太太两个人,我们也要去,这是尊严的问题,系咪要就咁忍辱一生﹖」黄柱光呼吁他的柔道学生一起参与,反应参半,「我对他们说,有不公义的事情,就要企出黎,何况依家系关乎你自己既利益﹖咁样仲有无尊严﹖」

「香港体育苦主联盟」网页运作之后,又真是能够透过这个平台,接触到其他体育苦主。黄小萍——半马拉松运动员,其运动成绩为第二快,但竟名落东亚运名单。此 外,还有剑道的运动员与他联络。黄柱光希望,「苦主」行动能够长期进行,并希望自己的个案,能够作为日后各「苦主」的参考样版。他更想的是,能够改革各体 育总会的行政制度。「政府花几千万,去搵d野包住晒d东亚运场馆,倒不如先把钱用来根本改革本地的体育制度﹗」

香港的体育总会,大部份均以公司注册。总会获得港协暨奥委会及康文署承认后,便可以在该体育项目获得垄断权,获得政府财政资助、场地支援以及选拔 港队的权利。单在今年度,康文署共向58个体育总会及26个体育团体拨款1亿8500万元。然而,各个获得权利及财力的总会,又是如何使用﹖政府如何监管 ﹖

不论是政府还是体育总会,都不会认为表体育总会真的是「无王管」。据康文署向立法会提供的资料,体育总会接受政府拨款时,需要与政府签订资助协议,而自二零零五年起,康文署亦开始进行质素保证监察。此外,康文署亦向体育总会发放了行为守则和与廉政公署合办讲座,让体育总会注意不得在动用政府拨款时出现利益衝突。虽然审计署刚刚发出报告批判这监管制度仍有流弊,但康文署显然对拨款是否用得其所和达到指标是高度重视的。

但当遇上黄柱光所面对的困境时,公权力却不能被派上场了。为甚么?因为即使体育总会每年都拿政府的拨款,它们的性质却是民间团体。二零零六初,鸿涛游泳会已曾就有关上一届东亚运动会的选拔争议到立法会申诉部投诉香港业馀游泳总会〈泳总〉。但由于泳总为民间团体,立法会和政府都无权去干预该会的内部争议。

一般来说,假如我们对自己参与的民间团体不满,发声后亦依然未达目的时,我们可以退出另起炉灶。然而,这选择却不适用于体育总会。事关体育总会是带有垄断性质的。只有体育总会才能以单项运动管治者的名义拿政府的拨款,只有体育总会能派队参加国际大赛。

事实上,早在十多年前,黄柱光等柔道界人士已曾起来反对柔总的措施。当年,港协暨奥委会义务秘书彭冲就让次争议「召见」柔道界的「异见者」。彭冲却对他们说,即使柔道总会有错也会支持柔道总会,「因为我承认佢」。十多年后,黄柱光仍要为柔道界内的不公义事件而四出奔波,可见体育界内根本没有机制去纠正界内的不公义事情。

于是,黄柱光现在的其中一个诉求就是要求政府立法去监察体育总会。今年年中,足球迷抗议香港队被「外判」予南华时,也曾有类似的主张。作为民间团体的构成分子,体育界的独立自主是需要坚持的。但现时的情况却是:带有垄断性质的体育界的製造出这么多不公义的事情,而体育界亦完全没有办法去自我完善。既然如此,公权力便有负责适度介入,在不干预体育总会日常运作的前提下,通过立法手段为体育界建立一个良好的体制。可考虑的方案包括:规定各体育总会的执委会有若干民主成分,又或者设立一个体育事务审裁处,让公义能在体育界内伸张。

长期缺席立法会会议的体育界功能组别代表霍震霆,在东亚运前夕,已扬言要申办2018年亚运。但七百万香港市民的资源又怎能轻易成为助不公不义的体育界涂脂抹粉的工具。体育界的头目霍公子,拜託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